福 州 度 假 小 感

我和家人又回到了阔别的家乡榕城 — 福州市。出国已经十一年了。 上次从美国费城回去探亲至今,也有三年多啦。

1993-dongjiekuo-fuzhou

回去那阵,正是九月中旬,费城因遭冷空气袭击,不合时宜地寒冷。 而我的家乡榕城,却虽然已近初秋,仍不减热带的潮热。 不过,与当时费城的气候相比, 我更喜欢家乡的温暖。

我熟悉的城市已经不见了

榕城与三年前比起来,又有不少改观。 首先,城市扩大了,道路拓宽, 新建筑物鳞次栉比。 没有改变的是, 人依然那么多。 到处可见广大群众。 似乎宽阔新公路上,卫生状况也不错。 也许那是因为我总把它们与旧时见到的路边淤水相比吧。 从新竣工使用的长乐国际机场到福州市区,先经过一段高速公路,却也不觉得原先想像的那么远。 不过,长乐国际机场的规模和现代化程度,与我经过的上海浦东机场相比,小得可怜,而且相对简陋。

美食事业,兴旺而又前景堪忧

因为我们先与父母兄弟姐妹相聚,然后又忙于参加一个在福州举行的国际会议,整个探亲度假过程可算公私兼顾吧。 两周时间看来太仓促啦。 这倒不是因为没尝够正宗的家乡美味佳肴,而是因为需见面的旧同事、 老同学真多,要谈论的也不少。 话说回来,两星期里,我们一家三口,被邀来请去,可确实光顾了不少好酒 店。 借用北京人的一句话, “狠狠地搓了几顿”。 那些装修堂皇、服务周到的酒家,都是我从前没听说过的。 宴席上,有不少菜肴,也是我不曾见过的,而且味道都不错。可惜我现在已记不清菜名了。 看来,我这个从美国“历史名城”费城回国的哥儿,面对家乡美食事业的蓬勃发展,却成了不识世面的“土包子”。 陪我上酒家的朋友说,现在这么多豪华酒家,因公款吃喝受到控制,生意不好做。 不过,在我这个外行人眼里,这几家酒家可谓顾客盈门。其实他们的菜不便宜呀! 十人一桌的,很容易的花上千余圆。 但愿餐饮业这支“劳动大军”,繁荣不衰,没有“下岗”的顾虑。

公共交通的充分自由民主

其实呢,福州并非全变了。 榕城乡亲们飞车技术依然高超。行人与机动车争道依然昂首无畏。 我第一天上街时,就见到那么多人,或行走,或蹬自行车, 或乘大小汽车,互不相让。 机动车享有充分的自由,忽而靠左行,忽而靠右行,横穿过街也无需交通灯指引。 此时此境,对于我这个从美国回来的看客来讲, 惊心动魄。 我对乡亲们乱而不惊,各路英雄各显神通,佩服至极。

由于整个假期不长,原先想光顾的福州多处有代表性的街区,没来得及去。 我挤出时间去图书城两次。 其中一次不巧遇到该地段停电。 那是一个图书店集中的街段。 由于停电,各书店分别用小型发电机发电照明。 每家书店门前的发电机轰鸣,使整段街被粗闷又噪杂的机器声淹没,我感觉很不舒服。 话说回来,要买到国外难得的中文书, 如有关中国历史和传统文化的书,还得回国找。 下回我一定还要到这里来。

是的, 再见了, 榕城。 我会再回来的。

林义顺 (二零零零年十月)

作者: EthanLin

78级,美国

发表评论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