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Utah犹他国家公园揽胜 – 王平的美篇

作者:Ping Wang (王平是福医美国校友,曾经是我们1978级的生化老师)

美国西部的Utah犹他州有着世界上最为神奇的荒漠国家公园群。这里广漠无边、天高地远,四野八荒、景美人稀。 置身其中的感觉是什么? 孤独、寂静、狂野、豪放?总之,放飞自己吧,与恢宏雄奇的大自然相融为一体!

UT国家公园群是美国著名的自驾路线之一。我们以Las Vegars拉斯维加斯为始、终点,顺时针大环线一圈,游览了Zion National Park锡安峡谷国家公园、Bryce Canyon National Park布莱斯峡谷国家公园、Capital Reef National Park大赤壁国家公园、Canyonlands National Park峡谷地国家公园、Arches National Park拱门国家公园、Dead Horse Point State Park、Horseshoe Bay马蹄湾、Natural Bridges National Monument天然桥国家保护区、Antelope Slot Canyon羚羊谷等。全程1200英里,历时12天。

由费城飞往拉斯维加斯(机票$400/人)。下午到达后在机场租一辆SUV(12天 $460), 开到附近超市买些矿泉水、水果和简易晚餐后,向Zion Canyon National Park錫安峽谷国家公园出发。经Rt.15和Rt.9, 车程2小时40分钟到达UT西南山镇Springdale。这里离Zion公园只有0.5 英里。

Zion公园占地600平方公里。千万年前这里是海底,现在山岩上处处可见水波冲击的痕迹,传递着悠远岁月的故事。

公元前5000年这里就有人类的踪迹了。公元前500年到公元1200年之间,印地安农耕文明进入此地,后因环境因素而离开。数百年后摩门教徒到此开垦, 并命名这里为 Zion (天堂的意思)。1909年Mukuntuweap国家纪念地成立,1919年更名为Zion Canyon National Park。

公园里高大险峻的悬崖峭壁和峡谷间点缀的淙淙溪流,构成了一幅宏伟美丽的山水画。除了景色外,丰富的物种也是公园的一大特色。每年慕名而来的游客达260万。

广意的Zion公园包括两个峡谷,分别是北边的Kolob Canyon 科罗布峡谷和南边的Zion Canyon锡安峡谷,后者就是通常说到的Zion公园。

该峡谷为公园的精华区, 长24公里,深800米。谷底是Virgin River 维琴河。峡谷中的主要道路Zion Canyon Scenic Drive锡安峡谷景观大道,就是沿着Virgin River北上深入峡谷的。所有的露营区、餐厅和主要风景点以及公园Shuttle bus交通车的停靠站都在这条路上。

清晨的交通车很空。

今天的目标是攀爬Angels Landing trail天使下凡步道。 为什么叫Angels landing呢?因为这么难爬的山顶,只有天使才能降临到上面。它是所有美国国家公园中最著名的步道之一,来回需要五个小时。

将自家汽车停在Visitor Center停車场,坐公园Shuttlebus,在The Grotto Trailhead站下车 (第六站),过马路,再过桥,从右边驿道进山。沿着这条山路健行,峡谷中一派清新自然风光。处处可見茂密森林、潺潺溪流、高山怪石和飞天瀑布,非常适合人们寻幽访胜

Angel’s landing 步道是全美国家公园最著名的十大步道之一,以险峻闻名。它直达Zion公园的最高点。

这样的山路是容易的。

完成一半山路, 准备登顶。

该步道拔高1500英尺,最后一英里的登顶之径颇有难度,陡度近90度,仅够单人爬行,上上下下十分危险,要拉紧铁索,等人礼让,先下后上,全神贯注,每一人都不能滞停太久。

下午三点下得山来,我们坐Shuttle bus到终点,在附近看几个景点。Zion的主要地貌是峡谷峭壁。在这里,人行走在谷底,仰视两旁的高山,耸入云天、峰回路转。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在摄影师的身上。

The Narrows狭窄谷河床水道

Riverside Walk是Shuttle bus的终点站。这个步道的尽头就是The Narrows狭窄谷河床水道。

The Narrows水路全程十英里,费时八小时,我们仅走4小时。很多游记上強调,走河床水道要有很多必要装备,如水鞋和柱杖等。但对我们在乡下插过队的人来说,都不是难事,就像当年淌进了村里的小河。

下午三点离开Zion公园,走US89接UT12去Bryce Canyon National Park 布萊斯峽谷国家公园(2小时)。UT12景观道路是美国公路风光宝典中的瑰宝,异常漂亮,建议在白天开车观赏。沿途的地质地形景观非常壮观,一路上的风景有如花筒般的精彩,让人接应不暇。

UT12号公路不愧为美国最漂亮的50条风光公路之一。它如同一条黑色的丝带,在连绵几十英里的调色板内飘荡。行驶其中,激动的感觉一刻没有停过。一路上贪婪地欣赏着美景,时常留心随时可能出现的Scenic View,因为只有在这里,才可以停车拍照。

都说UT是个沙漠之州,以为一路上都是荒凉的戈壁。然而,在这条公路上,远方火红的山岩、眼前高耸的白桦、大片的草场、悠闲的牛羊、低矮的村舍、彩色的山丘,让人感觉到大自然在这里把自己的性情挥洒地淋漓尽致。

Bryce公园独特娇艳的桔红色山体上,矗立着一簇簇挺拔的同色彩的岩柱,它们有一个奇怪的名字叫Hoodoos。

Bryce公园位于UT西南部,面积约为145平方公里,海拔超过3000米,比Zion公园高约600米,为北美最高的原野。这里气候比较寒冷並有较多的降水。

据说在6000万年以前这里淹没在海中,有一层由淤泥和沙砾组成的600米厚的沉积岩床。后来地壳运动使水逐渐排去, 庞大的岩床在上升过程中裂成块状,再经过千万年日积月累的流水侵蚀、雨雪风化和泥石研磨,雕凿成了今日让人叹为观止的Hoodoos石柱地貌。

由于金属元素含量不同,岩柱群会展示出不同颜色的瑰丽景致。红色、白色、黄色、橙色和粉红色的岩柱奇幻夺目、绚丽壮观。加上光影变幻,使岩石的色泽溢金流彩, 美不胜收。

成千上万个精雕细凿、千奇百怪、颜色鲜艳的Hoodoos形成了类似兵马俑的群像,有的如宝剑直插入云,有的同少女婷婷玉立,有的像骆驼引颈翘首,有的似士兵威武挺立。还有一个离群独立、戴着皇冠的女皇,不得不赞叹大自然沧海桑田的神奇。

欣赏彩色石林地貌的最佳时间是傍晚和早上。

此公园地处偏远,游客数較Zion公园少。

我们自驾在公园的Scenic Drive十八英里风景走廊上,沿途观赏到露天剧场、天然桥等的十三个景点。景点多都在公路的左边。如果不走步道的话,一天就够了。

天然桥

国家地理的《National Parks》是这样形容Bryce公园的: “恐怕没有什么地方能够比Bryce Canyon布莱斯峡谷更让人深切感受到大自然侵蚀的巨大威力了”。

今早细雨绵绵,我们来到Scenic Drive尽头的Rainbow Point。Hoodoos和松树沉浮在云雾飘渺中,似真似幻、朦胧仙境。我们用镜头记录下在这色彩和云雾变化中的石林景致。不一会儿太阳升高,清亮的阳光从松林的间隙中穿透出来,彻底照亮整个山谷。

Bryce Point的Amphitheater圆形剧场。

视野下方半圆形的盆地里,数以万计的红的、黄的、白的石林矗立着,仿佛是在一个露天剧场中阵容庞大的合唱团。

《National Parks》强烈建议,如果有时间的话一定要到谷底的Hoodoos中徒步。Bryce的步道正好和Zion的相反,Zion的步道是从下往上爬,而这里的步道是下到谷底,回程往上爬。

行走于峡谷间,在湛蓝透亮的天空背景下,石柱群的雄伟气势令人屏息。徜徉在这些庞然大物中间,为他们的色彩和形态着迷。我们生怕哪一个Hoodoo啥时就掉下来,以后再也看不见了,个个都想给它们留个影。

今天开车去Capital Reef National Park(我们给起个中文名儿叫大赤壁)沿UT12接UT23, 约2小时。

当驶近Capitol Reef National Park时,眼前的景象令我们感到震撼。第一眼望去即被它们的色彩所折服,大赤壁有着艳丽的褚红色,在遥远天际的霭霭雪山和晶莹剔透的蓝天白云印衬下,分外妖娆。千百万年的沧海桑田演化,此时此地就展现在我们眼前。

Capital Reef公园中高耸入云的巨大悬崖峭壁的形成,是因为造山运动的关系。海底岩层約在‪2000‬万年前始裸露于地表,形成了今日所見色彩斑斕的頂礁岩石群和整片綿延不绝的褶皱。

在阳光的映照下,大赤壁瑰丽金红、美艳绝伦,壯观无比!

在大赤壁公园走了两个登山步道
Hickman Bridge trail

Hickman Bridge

Casiddy Arch trail

Casiddy Arch

美西沙漠地区的气候干燥炎热,没有树荫。在荒漠野岭中行走,要注意防晒、补水和安全。

我在荒漠邂逅彩虹

下午前往Arches National Park,走UT Rt.211、Rt.70-和 Rt.191,约三小时。

在UT所有的国家公园里,最受推崇的要数Arches National Park拱门国家公园。公园内的Delicate Arch精致拱门是UT州的标志性景观,它出现在每一辆UT州的车牌上,也是我们此次大漠峡谷环行的一个企盼。

进入公园后看见的第一座拱门,Skyline Arch 天际线拱门。

Landscape Arch风景拱门长88米,是当今世界上最长的天然拱门之一。它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呈现着优雅飘逸的气韵。该拱门最窄地方的厚度已不到了10米,岩石脱落现象不断,不知道还能屹立多久?

Partition Arch

Navajo Arch

想要探访这些拱门,并不是容易的事,起伏不平的攀爬道路上处处有难关,比如这个龟背狭隙就十分难行。

Double O Arch 双O拱门

Pine Tree Arch

Tunnel Arch

Broken Arch

Sand Dune Arch

翻山越岭去看你

Dadecate Arch 精致拱门
在图片上看过无数次的这座神殿般高贵桔红拱门,此刻就在眼前!它矗立在一片金黄的砂岩之上,脚下是一个有着美丽弧线的巨大凹坑。千山万豁骤然退尽,独留它敖立于天地之间。它所在的这片山岩,不论从结构上还是色彩上,都与附近的山体迥异,更显出它的超然脱俗。而唯一能与之相匹配的,就是遥远天边的连绵雪山。

在North Window北窗拱门等待日出。

晨曦映照下的 Turret Arch。

South Window Arch 南窗拱门

Double Arch 双拱门

拱门公园的石壁和石林也非常壮观 。

平衡石

Fiery Furnace石林迷宫
要想体验石林迷宫的神奇地貌,必须要参加Ranger Guided Tour(成人$10,儿童$5),不让単独行动,因为极易迷路 。这个tour很难预定,一般在几周前就被抢空。可先在网上预订http://www.nps.gov/arch/planyourvisit/programs.htm。

离开公园看到的最后一个拱门。

Dead Horse Point State Park
Colorado river 科罗拉多河在这里遭遇峻峭高耸的岩壁,不得不来个大迴转。

Canyonlands National Park 峡谷地国家公园
Island in the Sky 天空之岛

Mesa Arch

大爪印
在一展无垠的荒漠高原之上,只见一片巨大的地裂。

Canyonlands National Park 峡谷地国家公园
Needles District 针尖景区

今天去Natural Bridges National Monument天然桥国家保护区。从Needle District岀发,经Rt.191接Rt.95,约1.5小时车程。

天然桥的位置比较偏远,很长时间都是在人迹罕至山里驾驶,较少游客会去那里。天然桥保护区不大,只是一个9英里的环形scenic drive,沿途可以停车观看三座天然桥:Kachina Bridge、Owachomo Bridge 和 Sipapu Bridge。

或许你会好奇,同样是拱形的巨石,为什么在这里就被称作拱桥,而在拱门公园就被称作拱门呢?主要原因是基于其下是否有水流过,天然桥底下有细细的水流经过,所以称之为”桥”。

Kachina Bridge

Owachomo Bridge

Sipapu Bridge

下午前往 Page, 经Rt.95、Rt.261、Rt.163、Rt.160、Rt.98和Rt.89,行车约三小时。这一路翻山越岭,中间有一段路行驶在山脊的挂壁公路上。两车交会时尤其惊险,看到一边的万丈悬崖还是蛮害怕的。

挂壁公路

今天清早游览了Horseshoe Bay 马蹄湾。

上午十一点游玩Antelope Canyon 羚羊谷。这个深藏在地底下的光怪陆离的世界,照片已经拍不出它的绚丽了。

行走在地底,等待阳光的射入,捕捉绚美的时刻。手机照相机的色调要设定在Chrome上,照出的效果尤其好。

走出羚羊谷

下午一点开往拉斯維加斯 Las Vegas。今天的行车路线有些长(200多英里),而且都是山路,要开四个半小时。离开Page不久,转上95号公路上,横穿Glen Canyon National Recreation Area格兰峡谷国家风景区。这是一个狭长的风景区,从东北角到西南角的直线距离达200多英里。由于其幅原太辽阔,景点不太集中,所以未列入国家公园之列。这一路的风景恢弘磅礴、连绵黛色的山群象玄幻电影中的古堡,施展着惑人的魔法,吸引众车义无反顾地向它奔去。

大漠高速公路


《美国Utah犹他国家公园揽胜》原发表在美篇(https://www.meipian.cn/ixg5txl?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1)。感谢王老师分享这篇精美的游记,

阅读: 1264

<编者>今天(2017.05.17)看到的评论:

作者: EthanLin

78级,美国

发表评论